首页betway官网手机版 › 行文到底要不要教方法?

行文到底要不要教方法?

文/相逢一笑

写作有方法吧?

有人说有,没有规矩怎成方圆?持此观点的人属于“技术崇拜派”,他们认为学生作文首先当“入格”,在编著教学中注重对学生展开写作知识与技术的系统磨练。这就好比篮球磨练,先练传球、带球、抛投、进攻、防守这么些“单项动作”,然后再开展“综合练习”。只是在主旨写作技能的树立上,各有不同的系列。

有人说无,文无定法,亦可说不可以。持此观点的属于“实力崇拜派”,他们认为作文重在“多读多写”,读得多了,写的多了,自然动笔如飞。除此之外,别无捷径。倘使使撰文教学拘泥于一些实际的技艺磨炼,势必限制学生的沉思,导致学生作文的“千人一方面”。

这就让老师迷糊了,作文到底要不要教方法呀?

有关这一个题目,我的想法是:技能与实力自然都很重要。这就好比练武功,招式好比技术,内功好比实力。磨炼武功,招式与内功要上下兼修;学习作文,技术与实力当一头并进。

目前,学生的写作大体可分为“课堂作文”与“生活创作”两类。课堂作文是作文练功的场子,是“备用”;“生活创作”是抒发自我的舞台,是“应用”。

效益的例外决定了两类作文侧重点的例外:

  • 课堂作文因为是练功,理应注重技术的操练与措施的灌输。愈来愈是学生读书作文的前期,必须开展具体的艺术的指导,引导的细,学生才会上手得快。而且这种办法的指导要由浅入深,循序渐进,形成系列。因为根本练功,可强调多种不同的写法,指引学员在写法的转移中练习巧思。同一个题目,可以磨炼用不同的写法来写。比如记叙一件事,可以顺序,可以倒序,还可以够使用插叙的主意来写等。练得多了,学生就会渐渐精通到:文无定法而笔下却足以有窍门。
  • 生活创作因为是运用,理应注重思想的确实与情义的表述。特意是要千方百计设想唤起学生表明的意思,发展学生的读者意识与宣布意识。这就要求写作与子女的生活紧密相连,鼓励学生“我手写我心”,指引他们关注现实生活、关注课内外阅读、关注自己的内心世界。在内容与写法上,不做限定,不追求统一,提倡个性化的抒发,真正让他俩通过创作发现我,建立自尊。

写到这里,不由自主地回顾《庄周》的《山木》篇:在描述伐木者不取无所可用的山木和老友杀无法鸣的雁三个故事之后。有弟子问于庄子休:“前些天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今主人之雁以不材死,先生将何处?"庄周笑曰:“周将处乎材与不材之间。”那么,作文教学到底要不要教方法呢?恐怕我们也唯有学庄子休先生答曰:“在于有法与无法之间”了吗。

课堂作文当有法,形成连串;生活创作可无法,个性表明。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bway883.com https://www.piworx.com/?p=401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